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开发日志】(03)【作者:淫妻调教者】
【妻子开发日志】(03)【作者:淫妻调教者】
字数:74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妻子开发日志】(03)

  连续两次高潮,让红霞飞满了的妻子双颊,一片片潮红诉说着妻子刚刚体验到的极致快感。妻子的红唇边残留着些许精液,一种少妇所独有的妖娆妩媚从妻子身上不断散发出来。

  这样的妻子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也是我从未看到过的,我心中回味着妻子刚才的话语,难道妻子这么快就堕落了?

  看着我眼里熊熊的欲焰,妻子用粉嫩的香舌在嘴角一卷,残留精液便被吸进了她嘴里。妻子似娇羞、似带嗔地剜了我一眼,然后带着万种风情再次扑进我怀里,妻子用柔嫩的小手扶起了我的鸡巴,轻柔地挑逗着它。

  妻子开始缓缓讲述后来发生的事情,不过平缓的声音里,也开始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之意。

  妻子高潮后,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上的快感,夹杂着以人妻身份与小皓淫乱的背德感,无一不化为了脑海里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冲击着妻子的神经。
  妻子双眼迷离地望着天花板,足足过了十多分钟才缓了过来,期间小皓一直侧躺在一旁,一手枕在妻子脑后将妻子抱在怀里,一手轻轻地在妻子乳房上画着圈,不断回味着享受眼前美丽人妻的满足感。

  妻子回过神来后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含羞和后怕,快速推开了小皓,然后用手掩胸拾起地上的短裙快步逃进了洗手间。

  妻子看着镜中的自己,神色及其复杂,一方面,很惊讶自己的放浪程度,一方面,恨自己禁不住诱惑,一方面,又忍不住回味那具年轻的身体带来的快意,甚至,还有一丝丝得意和遗憾。

  面对脑中纷乱的想法,妻子只好连续用冰凉的清水泼在脸上,试图冷静下来,过了不知多久,妻子才收拾好心情,不过脸上精致的妆容却已经花得不成样了,妻子又花了不少时间补了一下妆。

  待妻子忐忑不安地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小皓已经离开了,心里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带着几分侥幸,妻子逃也似地回到了房间,妻子抱头坐在床上,心中的委屈化作不断落下的清泪,浓浓的夜色里,妻子感到非常的无助,好几次拿起电话想要打给我,却又害怕我生气,觉得对不起我,那个最熟悉的号码在指尖上跳跃了很多次,却最终没能拨出。

  妻子失魂落魄地走进了浴室,将水流开到了最大,仿佛要将所有委屈和不好的记忆全部冲洗掉。

  妻子刚洗完澡,就听到敲门声,妻子以为是同住的同事回来了,就直接打开了房门,没想到站在门口的却是小皓,妻子吓得赶紧想关上房门,可惜妻子本身精神就有些不集中,终归是慢了半拍,让小皓抢身进了房间。

  「静姐,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小皓看着妻子俏脸带煞,不由有些心虚,赶紧先道歉。「静姐,我不敢奢求你原谅,主要是静姐你实在是太美了,如仙女一样,我这种凡人哪里受得了你这样的诱惑……」

  「哼,什么诱惑!你的意思是我勾引你的了。」妻子生气地打断了小皓,心里更加委屈了。

  哪知道对面的小皓却像是傻了一样,直勾勾地看着妻子,也不接话。

  妻子顺着小皓的目光一看,不由花容失色,原来刚才妻子生气时动作太大,丰满的胸部在抖动时好巧不巧地跳出了宽松的睡衣,右胸粉嫩的乳头都露出来了,妻子赶紧拉上了。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场面瞬间就尴尬了。
  小皓突然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打破了宁静,妻子心中一慌,低头一看,不由大羞,俏脸通红。妻子的睡衣都是拉着我出去买的,一般都是比较性感的,那天穿的那件刚好是件半透明的薄纱款,由于刚才两人对峙,妻子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空调的冷气下,胸前两颗葡萄受激硬了起来,在睡衣上清晰地凸起,不断向眼前的男人发出诱惑的讯号。

  想到这里,妻子更加羞惭,但是娇羞中一种莫名的快感却开始从两腿之间扩散开来,妻子明显感觉到一大股液体从自己的溪谷涌出,双腿一颤,几乎就要摔倒。

  看到妻子要摔倒,小皓赶紧上前,一把搂住妻子,感受着男人关切的眼神和鼻息里喷出的灼热的男人气息,妻子仿佛被人抽了骨头一样,妻子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不然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想要挣扎出小皓的怀里,哪知道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急的眼里蒙起了一层水雾。

  小皓见状,以为妻子身体不适,不由有些心慌,于是弯腰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妻子横抱了起来,然后向床走去。

  妻子看见小皓把自己抱向床边,以为小皓要操她,不由拼命挣扎,结果小皓脚下一趔趄,两人就一起摔倒在了床上。

  妻子心中大急,「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小皓看到妻子哭了,心里也是一急,赶紧解释:「静姐,静姐,你别哭,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来这里是就是顺路过来告诉你,张姐和其他同事准备通宵打麻将,不回来了,让你休息时不用锁门。」

  听到小皓的解释,妻子不由有些好笑,闹了半天,原来是自己搞了个大乌龙,「这样啊,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这一解释,误会到是消除了,但是两人现在滚在一起的姿势却又十分暧昧了,刚才两人注意力是没在这方面,现在回过神来,却看到妻子枕在小皓臂弯里,胸前两只大白兔成功逃离了睡衣的束缚,像是两颗巨大的成熟水蜜桃一样期待着男人的品尝,小皓另一只手正好停留在妻子丰满的翘臀上,两人双腿也呈现出交缠的姿势,就算说是两个情侣在啪啪啪的没人会怀疑的。

  姿势都摆好的,正常男人谁会放过这种机会,小皓是正常男人吗?

  毫无疑问,小皓很好地把握住了上帝给他的机会,乘着妻子没有反应过来,一口含住妻子的一个奶头,开始用力吮吸起来。

  本来妻子就没什么力气,这下要害又被偷袭,更是瘫软在床上,只得嘴上喊上几句不要。

  妻子动情时的语气总是慵懒,我可以想象到那时她那时的几句不要,效果和AV里日本女优们的「雅蠛蝶」没什么区别,唯一的效果就是激发男人的兽欲。
  果然,小皓听到妻子呢喃般的声音以后,更加疯狂,那只放在妻子翘臀上的手开始疯狂的抓揉,妻子的翘臀被揉捏出各种淫荡的形状,小皓的粗暴让妻子体验到了和我在一起从未有过的快感,身体开始渐渐沦陷。

  小皓试探着将手伸到了妻子的内裤中,发现妻子没有丝毫反抗,于是将手指伸向了妻子粉嫩的菊穴,小皓惊喜地发现妻子的淫水早已流到了股沟之间,菊穴上湿润而柔软,他轻轻地揉弄着妻子的菊门,让妻子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吟。
  妻子的呻吟,为小皓吹响了冲锋号,小皓一把拽下妻子的内裤,将妻子泥泞的嫩穴和菊穴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小皓将脸凑了上去,贪婪地吸了一口微熟人妻的诱人味道,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混合著体香像是一只无形地手,撩拨着小皓的欲望。

  小皓伸出舌头,在妻子的阴蒂上划过,让妻子浑身一阵轻颤,然后小皓开始饮用妻子汹涌的蜜汁,甚至卷着舌头伸到了妻子的阴道内。

  「嗯…嗯嗯……」妻子的意识渐渐开始恍惚,开始扭动着诱人的身体配合小皓的挑逗和舔弄,鼻腔里发出阵阵呻吟。

  妻子的配合无疑给了小皓极大的鼓舞,他一边为妻子口交,一边开始用手指玩弄妻子的菊门,前后双重刺激让妻子的胯间流水不止,很快床单都沾湿了一大片。

  看着妻子忘情地加紧自己的头,并且不断抬起头配合自己,小皓明白眼前的人妻已经准备好被男人进入了,不由心中一喜,于是放开妻子,开始脱衣服裤子。

  小皓的突然放开让妻子心头一空,不由自主地想把小皓按到胯间,可惜小皓已经起身脱衣服,让妻子的手落了个空,也让沉醉在欲望中的妻子意识有了一丝清醒。

  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正在脱衣,妻子清楚地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不过那一丝丝清醒还是让妻子下意识地想起了我。「小…小皓,别,别这样,姐已经有老公了,我们是不可以的!」

  「静姐,你就给我吧,只要我们不说,你老公是不会知道的!」小皓怎么甘心放弃这个机会,裤子还没脱完就赶紧扑了上来。

  「小皓,不要这样,你这是强奸!!!」妻子感受到小皓滚烫的鸡巴顶在了嫩穴门口,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

  或许是妻子高分贝的尖叫吓到了小皓,也或许是强奸二字让他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理智,「静姐,你就给我吧,求求你了,我好喜欢你,好想成为你的男人!」

  「小浩乖,姐能给你的今天姐都给你了,姐也求求你,放过姐吧,要是姐真的和你发生了点什么,你让姐以后怎么见人!」妻子听到小皓的语气软了下来,赶紧称热打铁。

  「不插进去可以,但是静姐你必须像在包间里一样帮我解决。」小皓似乎也怕事情闹大,于是退而求其次,希望再和妻子打打擦边球。

  「小皓……」妻子刚准备拒绝,就被小皓打断了,「静姐,你真的不愿意给我吗?明明你很想要的!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为了得到心爱的静姐,就算变成强奸犯,我也无所谓的。」小皓情绪激动起来,并且用18厘米长的大鸡巴在妻子胯间一顿乱戳,好几次就险些滑进了妻子的阴道。
  「好好好,姐答应你,你先起来。」妻子吓得赶紧答应了。

  妻子推开小皓,打开行李箱,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盒避孕套,不由心中埋怨:臭老公,都是你在人家出门前挑逗人家,现在你老婆差点就要用上你的「礼物」了!

  妻子叹了口气,拿出一双黑色的丝袜要穿上,结果小皓跑过来阻止妻子,「静姐,静姐,你就别穿内裤了吧,你刚才的T裤穿了可是当没穿的,你现在却又突然穿着内裤,是不合规矩!」

  妻子白了小皓一眼:「小色鬼,就知道欺负姐,也不知道姐是造了什么孽,要受这样的罪。」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妻子也怕小皓再纠缠,于是先把内裤脱掉了,再穿上丝袜。

  小皓看着妻子非常配合,不由十分满足,挺着鸡巴走到了妻子面前,妻子被大鸡巴散发出的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一冲,心中一荡,习惯性地张开了嘴,一口将小皓的鸡巴含到了嘴里,感受到嘴里的滚烫味道,妻子发现自己阴道里开始瘙痒起来。

  妻子的口活早被我调教得很不错,没有丝毫齿感,而且吸舔吮吞样样不赖,虽然不是妻子第一次给小皓口交,但是那种舒爽得头皮发麻的快感还是让小皓有些腿软。

  小皓低头看着大鸡巴在妻子嘴里不断进进出出,征服感油然而生,他得意地抱住妻子的头,开始快速抽插起来,妻子无奈,只好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避免呛到,时不时地配合著来一次深喉,让小皓更加满意。

  这种程度的激烈口交足足进行了十几分钟,在妻子的剧烈咳嗽里才结束,当小皓的鸡巴从妻子嘴里抽出来的时候,整个龟头紫的发亮,拉出一根银亮的口水线,这种不亚于AV的视觉刺激让小皓的鸡巴更加翘挺。

  妻子看着依然坚挺的大鸡巴,心中不免发出一阵阵哀鸣。

  不等妻子缓缓,小皓就用手拍拍妻子的翘臀,让妻子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这种羞耻的姿势让妻子在无限羞愧中,产生了巨大的快感,一股淫水喷出,将丝袜的裆部瞬间全部打湿。

  「啧啧,静姐,你的身体真的好敏感,实在是太棒了,好想把我的大鸡巴插到你的小逼逼里。」小皓由衷地发出一阵赞叹,接着用手指开始隔着薄薄的丝袜开始玩弄妻子的菊穴,蘸着妻子的淫水在菊门周围画圈,另一只手的食指在菊穴正中揉弄着,然后慢慢地压进去一点点又退出来。

  「唔唔」妻子的菊门非常敏感,轻轻的撩拨就会让她受不了,小皓这样一玩弄,妻子感觉像飞起来了一样。

  小皓看着迷离沉沦的妻子,大鸡巴开始胀得发痛,目光扫过床头柜的时候惊喜地发现了一瓶「人初油」,于是一把抓过。

  妻子在迷迷糊糊中突然感到双腿间一凉,睁眼一看,原来是小皓把「人初油」倒在了妻子的双胯之间,还没等妻子反应过来,小皓就将滚烫的大鸡巴插到了妻子腿根处,然后让妻子夹紧双腿。

  「人初油」的润滑作用很好,当小皓把妻子大腿当逼逼抽插时,居然没有丝毫阻碍,加上小皓的鸡巴确实又翘又长,时不时还能顶到妻子的阴蒂。

  讲到这里的时候,妻子双眼已经迷离了,她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然后用滚烫的骚穴一下就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一边搓着自己36D的大奶,一边疯狂地扭动腰肢,实在太疯狂了!我从相识以来就没见过妻子这么骚浪!疯狂中的妻子似乎又和那个晚上的场景交融在了一起。

  小皓的大鸡巴在妻子双胯之间不断穿梭,和妻子的嫩穴仅仅一丝之隔,妻子从这种不是性交胜似性交的交合姿势中产生了强调的冲击感,大量的淫水分泌而出,配合著「人初油」的效果,妻子腿根处的三角区域得到了充分的润滑,让小皓的大鸡巴紧紧地贴合在妻子的腿根处的阴唇上,强烈的摩擦快感让妻子几乎快要夹不住腿了。

  每当小皓的大鸡巴撞击在妻子的阴蒂上时,妻子就会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小皓稳稳地扶住妻子的臀部,让自己的鸡巴可以在每次抽插中都获得最佳快感。
  交合时发出响亮的啪啪声让妻子倍感羞辱,深深地把头埋在床上,一方面,不断祈祷小皓尽快结束,另一方面,由于一波又一波地快感开始在妻子脑海里炸开,妻子在拼命憋住不发出淫荡的呻吟来。

  可惜,妻子的想法都太天真了,小皓今天已经射过好几次了,哪有那么快可以出货的,妻子越来越频繁的呻吟说明身体才是最诚实的。

  温水煮青蛙才是逃不掉的命运,当一丝一点的快感汇聚成汹涌的洪水,冲垮掉矜持和道德的大堤时,妻子除了像一只发情的母兽一般不断索求,已经没有任何思考能力了。

  两具赤裸的身体不断交织纠缠,房间里充满了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娇喘之声,还有那清脆响亮的啪啪啪。

  小皓渐渐已经不满足与妻子只用腿给他夹了,他不断尝试用龟头去顶妻子的溪谷,不过要么撞偏了,要么撞在丝袜上被挡住了。

  这边小皓急的满头大汗,那边妻子的心房也被撞得砰砰乱跳,有还几次都到了洞口处,又被弹开了,妻子被撩得欲焰高涨,不断挺起屁股去迎合小皓的冲撞。

  小皓越顶越急,越急就越找不准位置,妻子在下面也分外难受。

  最终,妻子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撩拨,双腿一松,抬手就去扶小皓的大鸡巴,终于鸡巴对准了妻子洪水泛滥的骚穴,小皓腰身一顶,坚硬的鸡巴就裹着丝袜撞进了妻子的骚穴,虽然只有一小半个龟头,但是对于此刻的妻子和小皓来说,绝对是莫大的慰藉,小皓乘势发起了冲锋,大鸡巴从妻子掌心滑过,扎进那个美丽的桃源洞,然后再抽出来,又插进去。

  虽然不是完全插入,但那种紧实的包裹感,让小皓终于达到了快感的巅峰,他怒吼一声发出了最后一次冲刺,坚硬的鸡巴像长枪一样扎进了妻子阴道深处,然后又被绷紧的丝袜弹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明明射了那么多次,这次的量竟然比第一次还要多。

  媳妇儿胯间的丝袜上被一股股粘稠的精液所占领,最醒目的是嫩穴前的那一圈白色的泡沫,小皓是爽射了,妻子却还差一点点才到高潮,只好自己用手疯狂地摸着小豆豆,由于那个位置上射满了小皓的精液,因此妻子等于是用小皓的精液在涂抹自己的阴蒂。

  如此淫靡的画面让小皓色心大动,想乘机插进妻子身体里,妻子也似乎做好的被插入的准备,自己用手撕开了裆部的丝袜,将带着小皓精液的中指插入嫩穴了扣弄自己的G点,嘴里发出销魂的淫叫。

  可惜的是,由于刚才和丝袜的贴身肉搏,小皓的鸡巴似乎有点受伤,一勃起就觉得火辣辣的痛,只能放弃,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自摸到了高潮。

  讲到用蘸着小皓精液的手自慰的时候,妻子再次达到了高潮,浑身一软仰头倒在了床上,我立即起身,扶着鸡巴捅进了妻子水汪汪的嫩穴里,大力抽插起来。

  高潮过后,妻子开始清醒过来,看着一塌糊涂的下身,想到自己做的荒唐事,不由悲从中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小皓想安慰一下妻子,却被妻子厉声轰了出去。

  妻子哭了好久才止住声,冲洗干净以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失神了好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妻子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吓了妻子一跳,她以为小皓还没有离开,挨着她睡了一晚。

  摸了一下下身,没有发现做爱的痕迹,妻子送了一口气,回头一看,邻床上摆放着女人的衣物,妻子仔细一看原来是张姐的,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当妻子准备起床的时候,无意中瞥见张姐的透明薄纱内裤上有一大滩粘液,妻子凑近一看,一闻,精液那种独特的腥臭扑鼻而来,呛得妻子发出一阵咳嗽。
  正在洗澡的张姐也冲了出来,正巧看到妻子拿着她的内裤,不由脸上有些尴尬:「小静啊,别这样看着姐,姐前两年买了套房,背了一身债,只好肉偿了。」

  妻子想起前年的时候,单位里流传的说某老总给张姐批了张100万公司免息贷款的条子的小道消息,现在看起来的确是真的。

  「哎,小静啊,姐命苦,比不得你,长得好看,客户挣着和你签单,而且你老公有本事,挣大钱的。姐男人是开货车的,常年累月在外,姐空虚寂寞不说,欠那么大一笔债,就只剩下身子还有几分姿色了。」张姐自怨自艾地感叹着。
  妻子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幽幽一叹,不过张姐和公司同事乱搞的事情也让妻子心中暗暗有些宽慰,并不只有自己才是荡妇,原来每个人都是会被欲望打败的。

  接下来下午和第二天上午的活动,妻子和张姐都借故没有参加,张姐想让妻子保守秘密,妻子则想了解出轨女人回家怎么和老公交待,两人聊了不少,关系亲近了很多。

  最后,在快要返程前,妻子才期期艾艾地告诉张姐,自己因为好奇不小心打翻了一瓶「人初油」,张姐看到垃圾桶里已经被妻子偷偷打碎的瓶子,也没说啥,大大咧咧地说包在她身上,比较财务部刘经理也是她姘头之一,结账的时候不会有麻烦的。

  这次旅行就这么结束了,妻子怕自己神色漏出破绽,于是就学着张姐的半真半假的地回来给我汇报了被总监骚扰的小问题,和小皓淫乱的事情就瞒了下来。
  我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妻子的体内,用力地抱着她,然后开始告诉她我的淫妻想法,在她错愕的眼神里,我坦承了很多,也给她讲了某次她大学期间因为喝醉,我去接她的时候太迟,被男同学摸奶袭胸占便宜的事情;也讲了上次她同事亵玩她的事情。

  妻子在我火热的注视下,表示她知道这两件事,因为怕我不高兴才没敢说出来的,用她的话说:屁眼都快被插裂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说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想法,我感到浑身轻松了很多,妻子也乖巧地躺在了我的怀里,我们默默地享受着彼此的温存。

  「亲爱的,如果,如果当时小皓还能再硬起来,你会让他插进去操你吗?」我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问出了心中的一个疑惑。

  「老公,」妻子没有抬头看我,声音很轻很轻,「我不想骗你……我想我会同意的,因为当时我脑海里只有一个东西,鸡巴,男人的鸡巴,不管谁的,给我就要!」

  我沉默了半晌,强忍着心中的酸楚,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如果,小皓又来缠着你,你会让他的大鸡巴在你体内射精吗?」

  妻子听完,用手在我左胸上开始画圈,一个又一个,一个接着一个。

  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才听到一个细弱蚊蝇,又惊若雷霆的声音:「你想我被他操吗?……如果你想,我就给他,让他的大鸡巴射到我子宫里。」

  听到期待已久的回到,我却没有一丝快意,心中被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充斥着,我痛苦地挣扎了半天,然后决定拒绝我自己的提议。

  「老婆,我不要他操你,我爱你,你是我的。」

  「老公……」

  「不过,你可以操了他!」我想我那一刻的表情一定非常狰狞。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