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暴露我的女友小月】(16)【作者:himegoto】
【暴露我的女友小月】(16)【作者:himegoto】
字数:150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6)列车艳事

  大三那年暑假前夕,因为我和小月都是浙江的,就打算一起买票回家,但是这学期末的火车票相当难买,因为凑到各个学校都放假的时间,车票供不应求·,我去的时候,硬卧已经卖完了,只剩下软卧和硬座的票了,虽然都是火车的卧铺,但是软卧可比硬卧贵好多,都快赶上飞机票了,但是没办法,硬卧没有了,二十几个小时坐硬座可吃不消,只能咬咬牙买了两张软卧。

  上车后找到车厢,拉开门走进去一看,竟然是个熟人。

  「哎哟,峰哥,小月姐,这么巧,你们也坐着一班车回去啊。」

  说话的人叫志远,是我学弟,以前在我的文章中出现过,睡他上面的那个我倒是不认识,后来志远介绍说是他同学,在湖南就要下车,不过顺路就和他坐同一班车回去了,和他们随便打了个招呼,放了行李,就坐下吹起了牛皮。

  因为坐的是软卧包厢,也不怕吵到别人,三个大男人很快就聊开了,志远的朋友也是个自来熟,很快就和我打成一片,称兄道弟的,不过眼睛却时不时地瞄向我旁边的小月。

  小月今天穿得一件白色衬衫,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把她那完美的臀部曲线和笔直修长的美腿勾勒得淋漓尽致,难怪他俩这么贼眉鼠眼地一直偷瞄我女友。
  长途车确实有些无聊,志远提议打牌解闷,正好我们有4个人,可以打斗地主,我和小月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就和他们一起玩玩当打发时间了。

  我们4个打牌的技术都一般般,两个小时下来,各有输赢,不过反正也不赌钱,倒是没那么看重结果,不过小月倒是玩得挺开心的,手舞足蹈的像个孩子一样,胸前两个大白兔也跟着她一起蹦蹦跳跳的,好不快活。

  「哈哈,这盘牌不错,抢地主!」

  女友看着自己的牌哈哈一笑,俯身就去拿底牌,却被志远拦住了。

  「小月姐,我这盘的牌不错哦,你抢了地主怕是要输,不如给我吧~」
  「不行,我才不会输呢,我先叫地主的~」

  「那我加註,我也叫地主~」

  「加什么註,我们又不赌钱,没门~」

  我看着他俩争执不下,心中哑然,小月玩起游戏来就像个孩子,面对自己的学弟可是一点都不谦让。

  这时,志远转身从背包里拿出一打听装啤酒,拆开来放在桌上说到:「好呀,我不和你抢地主也行,但是这盘你要是输了,你得喝一听才行~」

  「行,来就来,要是我赢了你们3个一人一听,哼~」

  小月当仁不让,毫不犹豫的就接下了志远的彩头,志远的朋友还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到:「喂志远,你怎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和小月姐打赌啊,明知道我酒量不行,再过2个小时我可是要下车了,喝醉了你送我回去啊。」

  「唉你看看你那点出息,小月姐一个女子都不慌,你慌什么啊,还是个男人么,放心,这盘我牌很好,输不了~」

  志远这话倒是不假,虽然小月的牌也很好,但是还是吃不消志远的两副炸弹,不一会儿就让志远跑了。

  「嘿嘿,小月姐,愿赌服输哟,给~」

  志远笑嘻嘻地打开一听啤酒递了过去,小月低哼一声,也不耍赖,还真的仰头一饮而尽。

  「哼,再来,还是赌喝酒,别想赢了就跑路~」

  一听啤酒下肚后,小月的脸微微有些泛红,这使得原本就性感清纯的她更增添了一抹妩媚,志远和他朋友看得都癡了,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好,来就来,我们三个大男人还怕你不成~」

  有了彩头牌局就变得有意思得多了,小月虽然运气不错,但是也喝了不少,可能有些热吧,我看她不自觉地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这下倒好,小月的胸部本身就大,这还开了一颗扣子,一小节乳沟都漏了出来,小月自己还不知道,坐在我旁边嘻嘻哈哈地和志远他们说着话,倒是便宜了志远和他朋友,胸前大片白嫩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乳球在他俩面前不断地晃动,看得两人口干舌燥,也没心思打牌了,果不其然又输了一局,当志远再次去拿啤酒罐子的时候,才发现啤酒都已经喝完了。

  「哎,没酒了诶,我看要不算了吧,今天大家都已经喝得有点多了。」
  「是啊是啊,我喝得头都有些晕了,反正没酒了,就算了吧~」

  志远和他朋友一唱一和,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只是娱乐,但是小月可不干了。
  「不行,愿赌服输,我输了可一口都没赖,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这样啊。」
  「小月姐,不是我们耍赖,是酒喝完了嘛,我们也没办法凭空变出一瓶是吧~」
  「那就换个赌註,你们得按照我的要求做一件事,怎么样~」

  小月一边说,一边坏笑着看着他们,志远和他朋友对视了一眼,可能觉得小月也不可能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就答应了:「行,不就一件事嘛,你还能让我俩跳车不成。」

  「好啊,这是你说的,那你俩就互相啵一下对方吧,嘴对嘴喔!咯咯咯咯」
  小月一边说一边笑,志远和他朋友听了脸都绿了,支支吾吾地表示这招太狠了,但是小月不依不饶,就是要他俩打啵,结果墨迹了许久,志远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转过身捏着他朋友的脸,大嘴就走上去飞速的碰了一下他的嘴,亲完后直接就是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猛地漱了漱口,而他朋友则是「呸呸呸」

  地用纸巾擦着自己的嘴巴,逗得小月哈哈直笑,胸前两个呼之欲出的大奶子不断地上下颤动着,看得志远和他朋友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这时,志远恨恨地说道:「哼,小月姐,继续,我不服!」

  「好呀,来就来,要是觉得没亲够,姐姐成全你。」

  小月一边说着一边挺了挺胸部,两个坚挺的乳房又是微微一晃。

  接下来这盘,运气终於不在小月这边,是志远赢了,我看他摩拳擦掌地看着小月,坏坏地笑着。

  「哼哼,小月姐,你说吧,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切,少来,有什么招尽管出,我要是眨一下眉头我就是狗狗~」

  小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能有些喝多了。

  「好,你说的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也不要你干啥,你和峰哥是情侣嘛,你俩现场表演一下你们爱爱时候的姿势,就算惩罚了,怎么样~」

  听了志远的要求,小月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你,你们,怎么能提这种要求,太过分了。」

  「嘿嘿,愿赌服输呀小月姐,好歹峰哥是你男友,那有你刚才提的要求过分。」
  「那…那你们得问他同不同意。」

  小月一边说,一边斜了我一眼,明显就是拿我当挡箭牌了,不过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会帮她,呵呵一笑说道:「哎,我倒是无所谓,愿赌服输嘛,反正我也不吃亏,呵呵~」

  我刚说完,就感觉大腿上的嫩肉被小月狠狠地拗了一下,显然是对我见死不救表示不满,我却不以为意,怪叫一声就一个扑身将小月压在了身下,惹得小月一声惊呼。

  「啊~死相你干嘛,快起来,放开我……」

  小月在我身下一边挣紮一边捶着我的胸膛,不过我可不管这么多,模仿着我们平时做爱时的样子对她上下齐手,又揉又摸,一旁的志远和他朋友看得津津有味,还一边为我拍手加油,这时候我淩辱女友的心思又开始冒了出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捏住女友胸前一个圆润的乳房就揉捏起来,几下摸弄,女友胸罩的花边都从衬衫的领口边漏了出来,志远他俩看得眼睛都直了,不禁将脑袋又向前探了探,恨不得凑到女友的领口仔细看看她那两个丰满的奶子。

  这样玩了一会儿,我起身将女友翻了个身,拉起她的臀部变成了后入式的姿势。

  「啊~你干什么~」

  小月一声轻呼,想挣脱,无奈被我大手牢牢地捏住了纤腰,动弹不得,只得将脸颊埋入手肘之间,不好意思擡头看我们,而我看着女友高高地撅着屁股的样子,兴奋的不行,将手移到她的屁股上,对着她那有圆又大的臀瓣就撞了过去。
  「啊……」

  可能我太兴奋下面涨的太大,这一下撞得小月不禁发出一声轻轻的娇喘,听得我骨头都酥了,对准她的嫩臀又是连撞十几下,而小月就不断地发出「哼哼唧唧」

  的呻吟声,再看志远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在了我们床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女友的翘臀和身下不断晃动的乳房。

  「小月姐身材真好,峰哥你可真有福气。」

  「是呀,看小月姐那身材,前凸后翘的,峰哥顶起来什么感觉呀,真想亲自体验一下。」

  我撇了一眼他俩垂涎欲滴的样子,志远的朋友都已经把手放在裆部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了,嘿嘿,馋死你俩~就这样顶了一下,志远的朋友突然起身说道:「哎哟不行了,看得我涨得难受,马上就要下车了,我去外面抽根烟。」
  说着他便拿起桌上的烟向外走去,志远见状,表示也要一起抽一根,起身跟在他朋友后面,临走前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也许是喝多了,突然伸手在小月撅着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然后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走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我都没反应过来,人就走的没影了,而小月也有些晕乎乎的,根本没察觉自己的屁股被志远拍了一下,待得我放开她后,她反倒是转过来对我拳打脚踢的,怪我害她出丑,我赶紧慌不择路地也跑了出来,顺便去上个厕所。

  我来到厕所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突然听见旁边的吸烟区传来志远和他朋友的说话声。

  「我干,小月姐的身材真他妈好,看得我都硬了,那奶子,真有料,看上去又软又有弹性,真想伸过去抓一把。」

  「是啊,小月姐的身材是真的没话说,腰这么细,胯却那么宽,屁股还翘,把牛仔裤都撑得紧绷绷的,简直是勾人犯罪。」

  「刚才要不是峰哥在,我他妈绝对当场就把小月姐摁在身下就地正法了,这骚蹄子,屁股撅这么高就是想男人操了,这么翘的大屁股,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真想把她压在身下狠操一顿。」

  「嘿,我看小月姐肯定被不少男人从后面上过了,那屁股翘的,太骚了,什么时候咱俩也能操一下她,那才是真的爽,这样的极品,要是我女友,我整天都不让她下床了,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啊。」

  我躲在厕所门后静静地听着这俩小子意淫我女友,幻想着如何把我女友压在身下操干,自己也是涨得不行,匆匆上了厕所回到包厢,时间已经不早,小月喝了不少酒可能也困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这时候志远和他朋友抽完烟回来,志远的朋友说马上到站了,准备下车,收拾了下东西和我挥了挥手就准备下车,临走时还狠狠地盯着我女友向外撅着的屁股看了一眼,嘿,这色小子……志远的朋友下车后,志远说自己也有些困了,先睡了,於是我便关了包厢里的灯,躺在小月身后搂着她的纤腰,经过刚才的事情,我下面硬的不行,哪还有什么睡意,就这样抱着小月,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走……「嗯……峰,别弄,人家累了,让人家休息一下吧~」

  小月一边扭了扭身子,一边把她胸前我的手掌轻轻拍开,我很无奈,尽管下身饥渴的要命,但是女友不感冒,我也不能硬来,毕竟志远还在旁边睡着了,没办法,我只能提着臌胀的裤裆爬到上铺躺着,看着窗外的月色回想着刚才志远和他朋友意淫我女友的话,越想越兴奋,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不但没有一丝睡意,反倒是越加的清醒。

  就在这时,我发现对面下铺的志远突然动了一下,咦,怎么志远也没睡着?
  也是,毕竟刚才看我和小月上演的活春宫,睡不去也是正常,我这么想着,只见志远已经悄然起身,坐在自己的床边不知道在干啥,由於这个角度有些背光,我看不清志远的脸,不过看他一动不动的,不会在看我女友吧,我女友是面向内侧睡的,此时正好是屁股对着外面,这家夥不会在偷窥我女友的屁股吧。

  就在我猜忌之时,志远突然一下站了起来,他想干嘛,要去上厕所吗,也许是晚上啤酒喝多了,尿急吧,我这么想着着。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我猜错了,志远并没有开门出去,而是轻手轻脚地摸到小月床前,他先是擡头向我的方向瞅了瞅,我赶紧紧闭双眼假装睡觉,过了许久,大概是认为我确实已经睡着,於是慢慢地蹲下身子,凑到了小月身边,缓缓地伸出了手,他要干什么,不会要对小月做什么吧,这也太大胆了,我还在上面「睡」
  着呢。

  周围异常的安静,安静到我能清楚地听见志远因为紧张而发出的急促的呼吸声,月光从车窗外泼洒进来,照射在志远那张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的脸上,只见他的手不断地伸出、收回,伸出、收回,也许我作为小月的男友就睡在他们上方,让他有些心虚,毕竟这要是让我发现了,怕是自己得吃不了兜着走。

  就这样墨迹了片刻,可能最终还是色欲战胜了理智,只见志远再次地伸出了魔掌,这次他没有收回,而是轻轻地抚上了小月的香肩。

  「嗯……」

  随着睡梦中的小月发出一声轻哼,身子微微翻转了一下,吓得志远一个激灵,慌忙抽回自己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待得发现女友并没有醒,只是在睡梦中翻个身而已时,我见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好像在给自己打气一般,然后再次俯身向小月摸去。

  这次志远的手掌落在了小月的纤腰上,轻轻地抚摸着,由於怕弄醒女友,志远的力道非常的轻,抚摸的幅度也很小,过了一会儿,见女友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志远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慢慢向下游走,攀上了小月傲人的丰臀,由於女友今天穿的是一条紧身牛仔裤,虽然摸上去很影响触感,但是并不影响志远感受女友那诱人的臀部曲线,只见他大手在女友的两个臀峰上来回游移,还时不时地将手指顶入女友的腿缝中,同时还低下头去凑在女友脑后嗅着她秀发的香味。

  可能是女友的体香刺激到了志远,使得他的胆子进一步加大,竟然将另一只手伸到女友怀里,一把握住了女友胸前一只丰满的山峰。

  我在上面看得都替志远捏一把汗,在火车上本来就不会睡的太深,你这样搞我女友,不把她弄醒才怪。

  果然,在志远两只鹹猪手的抚摸下没过多久,女友就发出了哼哼声:「唔…嗯……峰你怎么又来了,唔……让人家睡一下嘛……嗯……」

  女友轻轻地向铺位内侧挪了挪,想避开自己胸前正在作怪的大手,而志远也被女友突如其来的低语吓了一跳,不过仅仅只犹豫了不到3秒钟,就看见志远向前一趴,侧躺在了小月的身后,我心里暗骂一声,这小子也太大胆了,我女友已经醒了一半了,他不但不跑,还将计就计装成是我直接躺下猥亵我女友,但同时我又隐隐有些期待志远接下来会怎么做,反正包厢这么小,稍微弄点大的动机就能把我们都吵醒,他还能强上了我女友不成?想到这,我不禁继续向下看去,此时志远已经整个人从后面贴上了小月的娇躯,虽然两人都穿着衣服,但怀中如此尤物的触感和体温还是刺激得他浑身微微一颤,只见他搂着小月的纤腰,一只手覆盖在女友挺立的胸部上,由於不用再担心吵醒女友,所以他基本已经在用正常的力度揉捏起女友的乳房,而女友也以为身后的人是我,只是微微扭了扭腰表示不满,但也还是顺着志远让她肆意揉捏自己的大奶子,而志远一边享用着女友胸前的丰满,一边还将自己的下体紧紧地顶在女友的嫩臀上,轻轻地蹭着。

  摸了一会儿,志远好像还不满足现状,直接他抓捏女友胸部的手来到了女友的腰部,磨蹭了几下就从女友腰间鉆进了女友的衬衫内长驱直上,我能看见女友的胸部隆起一大团,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顶了上去,我心里当然明白,志远把小月的胸罩推上去了,现在他的手可是肉贴肉地在揉捏我女友那柔软而又不失弹性的乳房,捏弄她那已经微微挺立的殷红乳头。

  「嗯……啊……唔唔~」

  在志远的爱抚下,小月好像渐渐有了感觉,嘴里不禁发出一阵阵轻声的娇喘,而我看她那娇嫩的小手也不自觉地向后伸到了志远的下体处轻轻地抚摸着。
  下体传来那令人兴奋的触感,令志远微微一楞,才发现自己身前的绝世尤物竟然再摸自己的肉棒,虽然隔着裤子,但这种心理上的刺激令得志远血脉膨胀,我看他好像失去理智一般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放出他那丑陋的鸡巴,然后拉过小月的嫩手摁在上面,而依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小月自然不疑有他,就像平时帮我撸管一样捏住志远的肉棍上下轻轻撸动起来。

  女友那娇嫩的小手肉贴肉地和志远的肉棒触碰在一起,那感觉我是体验过的,怎一个爽字了得,我隐约瞥见志远舒服得脑袋都微微向后扬起了,嘴里还不禁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息…「啊……」

  我心中咯噔一声,暗道糟糕,我的声音比较低沈,而志远的比较清亮,我俩的声线相差还是挺大,而熟悉我声音的小月自然一下就能听得出区别,刚才志远那一声叹息,明显让小月察觉到了不对,只见她猛地放开手中的肉棒回过头……
  「啊!你……」

  小月的惊呼声还没完全发出,就被志远用手一把捂住了嘴。

  「嘘!小月姐,别叫…别叫……峰哥还在上面睡着呢,千万别吵醒他,不然他看见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没好果子吃,你也丢不起这个人吧~」

  小月惊魂未定地一把拉开捂着自己的手,压低自己的声音愤愤怒道:「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要是让峰看见了,我怎么和他解释!」

  「我…小月姐你太漂亮了,还穿得这么性感,我忍不住……你就让我摸一下吧,保证不会吵醒峰哥……」

  「你在胡说什么,你…你快放手,不然……不然我要叫了!」

  小月一边扭动着身子想把志远推开,但是志远紧紧搂着她,她又怕动静太大吵醒了我不好收场,一时间竟无法挣脱。

  「小月姐,你千万别沖动,你想想就算你大声喊叫把峰哥弄醒,把列车员引来,可是你这个样子,怎么和他们解释,刚才可是你自己主动摸我的鸡巴的,我最多被告性骚扰进去拘留几天,但是你以后的名声可就完了,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你和峰哥的感情,轻重缓急,你可得自己掂量掂量呐~」

  志远循循善诱地几句话,把小月说得楞了几秒钟,而就在这几秒钟的空档,志远的大手一下子伸到了女友的两腿之间,在那里重重地揉捏了几下。

  「啊!噢……唔……」

  私处受袭,让小月不禁发出一声低呼,她连忙捂住自己的芳唇,生怕惊醒熟睡中的我。

  「志远,我们…我们不可以这样子,你快回你的床上,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不计较……啊……不要……」

  小月还在苦苦地央求着,但是志远垂涎我她的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到嘴边的肉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尤其是箭在弦上,志远也已经完全不会去考虑什么后果了,还没等小月说完,就见他相当娴熟地单手解开女友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大手一下子就鉆进了小月的裤中。

  只见小月的娇躯突兀地软了下来,根据我的经验,志远一定是摸到了小月的嫩穴,才会使得她有如此反应,这些年小月的身子被我开发得异常敏感,别看她平时端庄清纯,但是只要要害受袭,立马就会丢盔弃甲任人宰割。

  果然,在志远的怪手伸进小月裤子后,小月的抵抗立马变弱了许多,志远见状大喜,更加放出手段在小月的腿裆之间又揉又捏,弄得小月娇喘连连,双手只能象征性地抵在志远侵犯自己的手腕上,但却使不上分毫力气。

  而此时志远更是变本加厉,一个翻身将小月压在身下,强行将她的衬衫连同乳罩一起推了上去,而女友两个又圆又大的洁白乳房一下子便弹了出来,在志远眼前不断地晃动着,志远那里还忍得住,直接俯身叼住一个挺立的乳头用力吮吸起来,一手还握住女友另一个乳房大力地搓揉着。

  「啊……你……别这样,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小月无力地挣紮起不到一丝一毫地作用,反而让志远的兽性越加高涨,疯狂地索取着身下这具令所有男人发狂的肉体,我在上面看得又担心又兴奋,这他妈的不是纯粹的强奸嘛,万一女友不堪受辱大叫起来,那可该怎么收场呀,但同时我又希望看见更刺激的场景,这种内心真是矛盾啊。

  志远好像也发现了小月的弱点一样,在进攻女友胸部的同时还不忘分出一只手去,在女友的下体不断鼓捣着,不一会儿,我就能听见下面传来隐隐约约地『滋滋』声了。

  「我去,小月姐想不到你这么淫荡,这才弄了几下你下面就湿成这样了,是不是早就想男人插你了啊~」

  「不…不是的,我没有,啊……你…你饶了我吧~」

  女友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但是身体毕竟还是诚实的,原本的『滋滋』声此时已经变成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哼,还给我装,都已经春水泛滥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干了你,让大家都来看看你的淫荡的样子,这列车上可大部分都是学生,保准你的艳名在周围学校传开!」

  「不……求求你不要……」

  「那就乖乖让我弄,弄完就让你继续休息,放心,保证不吵醒峰哥。」
  在志远的威逼利诱下,小月的反抗越来越小,毕竟女孩子都是爱脸面的,这种事情传出去总规不好。

  而此时志远一把将小月的牛仔裤拉到她的膝盖处,并将她翻了个身俯卧着,在她那挺翘的丰臀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嘿嘿,好挺翘的屁股,小月姐你的屁股可真是我见过所有女孩子里最极品的,又圆又大又有弹性,太他妈性感了。」
  志远一边说着,一边又忍不住重重地捏了几把女友的臀肉,接着便抽出自己的鸡巴,此时我才看清,志远的鸡巴虽然不算很粗,但是相当的长,至少有17、18公分的样子,只见她将女友的内裤向一边微微地拨开,自己的鸡巴就整根压进了女友的臀沟之中。

  「哦~……」

  我看见志远爽得长出一口气,下面被女友娇嫩又有弹性的肉峰挤压着,上面还包着女友的小内裤,这种压迫感刺激着他的鸡巴越加的膨胀,而志远一边缓慢地耸动着,一边还使劲地搓揉着小月的臀瓣,我以前就知道志远特别钟爱女友的翘屁股,每次见到女友就死死地盯着女友的丰臀,现在终於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小月的极品美臀,怎能不兴奋。

  「呼~小月姐你的屁股太舒服了,肉多又有弹性,臀沟真深,想不到你这么细的腰屁股却这么大,整天看你挺着两个大奶子扭着骚屁股走路我就受不了,早就想这样玩你的大屁股了,真是又圆又软,是不是经常让男人从后面干,干大的啊?」

  志远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擡起手又是「啪」

  地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小月的臀峰上,掀起一阵剧烈的臀浪。

  「啊……你……你轻点,别…别吵醒峰了……啊……」

  小月到现在还在担心是否会吵醒我,志远听了又是对着小月的屁股狠狠地顶了两下,将小月的臀峰都挤压得变了形,然后起身一把拉起小月说道:「怕吵醒峰哥啊,行,那就和我去厕所,放心,大晚上不会有人来上厕所的。」

  一边说着,志远便打开包厢的门探头出去瞅了瞅,发现走廊上空无一人,便强拉着正在整理衣裤的女友闪了出去。

  「啊……你干什么,不要……」

  女友还没说完,就被志远强行拉了出去,不一会儿,我便听见「砰」

  地一声关门声,想必他俩进了厕所,我一个翻身便跳下了床,在门口等了大约1分钟,确定他们不会马上回来后,便轻手轻脚地向厕所摸去……由於现在是淩晨时分,大家都在休息,走廊上安安静静地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列车高速行驶时发出的隆隆声,我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厕所门口,侧耳贴在门上细细听去……厕所里没有说话声,只有「呲溜呲溜」

  地声音,想必两人正在接吻,不,应该说是志远在强吻小月,唇舌交缠的声音令我血脉膨胀,本来女友只属於我的香唇,现在正在被这个猥琐的学弟享用着,过了许久,呲溜声才停止,接着便是志远的淫笑声。

  「嘿嘿,小月姐的嘴里真香,想不到学校里男生垂涎已久的小月姐能和我接吻,真是想想都刺激,小月姐你也很享受吧,我的吻技如何?」

  「你…你胡说,明明是你强迫我的……唔……」

  小月话音未落,香唇再次被志远堵上,而这次我能明显感受到隔着门传来的震动,显然小月是被志远抵在门上狠狠蹂躏了,说不定现在志远正对我女友上下齐手,什么内裤胸罩早已经被扒得一干二净,「咕叽咕叽」

  的声音隔着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说明志远一边和小月舌吻,一边还在不断挖弄着她的嫩穴。

  不一会儿,小月的哼哼声越来越大,突然听见非常清脆地「啪」

  的一声,应该是志远又在小月全裸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不知道为什么玩弄我女友的人都那么喜欢拍打女友的屁股,可能是因为太性感太有弹性了,声音异常清脆,能刺激人的听觉吧。

  「嘿嘿,骚货是不是想要了,想要就说,老子保证干得你欲仙欲死!」
  「没……没有……你玩够了吧,快…快让我回去吧……」

  「啪~」

  志远又是一巴掌拍在女友的屁股上…「还给老子装,信不信老子打开门干你!」
  「不…不要……求求你……」

  「那就转过去,把屁股撅起来……干,你个骚货,屁股真他妈翘,老子今天就从后面上你这个浪蹄子。」

  听着志远下流的话语,我能想象得出此时衣衫不整的小月正双手扶门,向后搞搞崛起明月般的玉臀,任命似的等待着身后志远的致命一击。

  「不要……你…啊……」

  只听里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小月好像还在抵抗,但是她一个女孩子的力量哪里有男生大,过了许久,可能小月脱力了,只听厕所的门发出「砰」

  地一声,应该是女友被推压在了门上,接着里面突然传出了小月一声高亢的呻吟,还伴随着清晰的一声「噗滋」,「啊!……」

  「哦~……」

  两声长叹同时传出,而我的鸡巴也猛烈地跳了跳,因为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那千娇百媚的女友此时正被摁在门上向后撅着丰臀,而志远那根长长的肉棍正从她身后深深地捅进了她两腿之间的神圣之地,那紧窄湿滑的触感再次被一根陌生的鸡巴享用到了。

  「干你妈的,小婊子,你里面怎么紧成这样,比处女还紧,我差点就没忍住」
  我在外面听着,能想象得出此时志远正捏紧女友的屁股,一脸痛苦地仅仅忍受女友嫩穴中传来的吸力,用尽力量去控制着自己的肉棒以至於不会就此缴械。
  过了许久,可能志远已经习惯了女友嫩穴中的紧窄感,「噗滋噗滋」的声音也由小变大,还伴随着他小腹撞击着女友丰腴臀瓣的「啪啪」声。

  「干,小月姐,你的大屁股后入可真带劲,老子想干你这个淫荡的骚货很久了,今天终於干上你了,还是我最梦寐以求的姿势,你这屁股,太骚了,我多少同学都想这样干你,嘿嘿,最后还是我先品尝到你的骚穴,简直是极品,又紧水又多,奶子这么大,屁股还这么翘,爽死我了。」

  「啊…你……你轻点,你的……嗯…太长了,顶得我…痛……啊……」
  只听小月在志远的征伐下连连求饶,我知道小月的阴道并不是很长,我的肉棒大约15公分,有时候正面上都能顶到女友的子宫口,志远的鸡巴比我还长一些,还是后入的姿势,肯定轻易的就能顶到女友的花心,如果太用力,说不定都能穿透宫颈直接刺进女友的花房之中。

  「哼,这就受不了了?放心,难得有机会干一次你这样的绝世尤物,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射的,老子今天要玩死你!」

  「啊……不要……啊……呃……嗯嗯……你,太深了,顶到我子宫了……」
  我在外面听着小月妩媚的娇喘声以及志远舒爽的喘息声,但是苦於看不见里面的场景,只能凭空想象着画面,脑补着志远是用什么姿势干着我女娇媚的女友,是一边揉着女友挺拔的乳房,或者是拍打着女友挺翘的娇臀,或者扳过女友的头和他一边接吻一边操干,里面不断传出「噗滋噗滋」

  「怕啪啪啪」

  「呲溜呲溜」

  的声音,听得我下面硬得快要爆炸了,我一边担心着女友被志远高强度的征伐干坏了身子,一边又期待着女友在志远的操干下说一些平时只有我才能听见的骚话。

  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而里面的啪啪声还在继续,志远完全没有力竭的样子,每当他快达到射精的临界点时,里面就会安静一会,等那种感觉过去之后,啪啪声又会重新想起,反观女友,在这半个小时高强度的征伐下,似乎已经有些顶不住了……「啊……啊……你,你怎么…还不出来,我,我快不行了,你快点……快点出来吧~」

  「嘿嘿,我说过,今晚要玩死你,干到你求饶,这么美的身子,就是用来给男人发泄的,想让我快点射吗,屁股扭的再骚一点,干,你这对大奶子,真软。」
  志远说完,里面的啪啪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小月被这突如其来的猛攻干得晕头转向,声调都有些颤抖了,我能想象要不是志远在后面搂着她的腰,估计现在小月已经腿软得跪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慢,慢点,我不行了,啊!~来,来了……来了……」
  在几百下急促的啪啪声后,小月颤抖得娇喘声传入我耳中,我明白,女友已经在志远疯狂的奸淫下高潮了,估计是看着自己心目中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在自己身下婉转求饶,还被自己干上了高潮,那种成就感可不是一般的爽,只听他喘着粗气淫笑着道:「哇,小月姐你真是个淫荡的婊子,竟然高潮了,我是不是干得你很爽,嗯?叫我老公!」

  「呵…呵…呵…呵……」

  此时小月还应该还沈浸在高潮的余韵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顾着低头喘息,只听里面又是「啪」

  得一声,异常响亮,显然志远又在女友的娇臀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快叫我老公!」

  志远又重复吼了一句。

  「啊!别…别打,老公……老公……啊~」

  「哼哼,怎么样,老公干得你爽不爽,我的鸡巴和峰哥比哪个更大!」
  「摁……啊……你,你的更大,唔…求求你,饶了我吧……」

  「呵呵,饶了你,你爽了,可我还没出来呢,给我叫,叫得越骚,我就射得越快,要不然我就一直干,把你的逼给干肿了,看你明天怎么和峰哥交代。」
  说着,里面的啪啪声又骤然响起,真看不出来志远这小子也不是很壮实,但干起女人来体力这么惊人,就连我平时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最多坚持20分钟,从后面来的话最多10来分钟,就会缴械投降。

  「啊!啊啊……老公轻点,轻点……啊……好深……」

  「哼哼,怎么样骚月儿,爽吗~」

  「嗯……爽的,爽……啊……太里面了…你太狠了,嗯嗯……」

  小月为了配合志远好让他早点射出来,各种淫言浪语脱口而出,把平时和我做爱时候说的情话全都用上了。

  「啊,老公,你好厉害……干得月儿好舒服……嗯嗯,用力,啊……」
  「呼…呼…妈的,真骚,行,我就好好用力地捣捣你的骚穴,干死你这个欠干的大奶骚货。」

  「嗯啊,好,干死我…干死我……啊……打我屁股,啊……」

  「啪!」

  我在外面听得热血沸腾,看来女友是真的被干昏了头,竟然说出如此骚话,还要志远边干边打她那翘嫩的美臀,志远当然也不含糊,啪啪拍打起女友又圆又嫩又有弹性的大屁股,还一边用言语作贱着女友:「妈的,真是个淫荡的骚蹄子,还要我打你屁股,你屁股这么翘是不是经常被男人从后面操,被多少男人抽过了,嗯?听说屁股翘的女人都很淫荡,果然如此,我他妈干死你!」

  「啊!啊!啊!啊……不行……太里面,顶到我子宫了,老公……你捅进我子宫了……啊……」

  「是吗,那你爽不爽,要不要我再捅深点,嗯?」

  「爽……爽的……啊,老公你好厉害,我喜欢你从后面干我,撞我的屁股,捏我的奶子,啊……干死月儿了,月儿怕以后会上瘾~」

  「那好办,以后你发骚了就打电话给我,随叫随到,要是还不满意,我还可以多叫几个壮汉一起轮奸你!」

  「嗯啊……好,好的,以后只要老公想要,月儿就脱光了分开双腿服侍你,啊…我是你的,随便你用什么姿势弄人家,都……都可以……啊……」

  小月的淫言浪语令在外面的我都听得面红耳赤,更别说正在她身后驰骋的志远了,只听见志远的喘息声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喉咙里发出野兽般地粗吼声。
  「妈的,你太骚了,受不了,我…我要喷了,骚货,射你里面好不好!」
  「啊……啊……来吧,喷吧,射进来,射我子宫里,月儿接着,你要是射大了月儿的肚子,月儿就是你的人了,彻彻底底成为你的女人了,啊…射给我,用力撞我的屁股,捏我的奶子,嗯……射进我子宫里……嗯啊……」

  「啊!!!老子要射了!骚娘们,接好!」

  只听十几下重重的啪啪声之后,志远虎吼一声,眼看就要发射他浓浓的精华,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咯噔」

  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厕所的墙上,我在外面看不见,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是有些着急,该不会志远撞的太猛,吧女友撞摔着了吧……过了许久,里面的喘息声才慢慢平复了下来,传出了志远的声音:「你……你不是让我射你里面嘛,怎么最后还吧我推开,这射的我一裤子都是……」

  我在外面听得恍然大悟,原来女友在志远临近射精的一刻把他推开了,难怪志远的语气这么的不爽。

  「你,你还好意思说,我还不是为了让你快点出来,不然一会峰醒来看我们不在,我怎么解释,我都已经给你……给你弄了,还不满意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最后叫得太…太骚…我真的没忍住……咳咳,我先回去了,一会峰哥醒来就遭了,你自己清理一下。」

  见里面的大战结束,我赶紧跑回包厢上床继续装睡,不一会儿,志远和小月都陆续回到了包厢里,看志远仍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在小月上床前还伸过手来拍了拍她的屁股,顺带揉捏了两把,小月赶忙拍开他的鹹猪手,低声喝道:「够了!峰还在上面,别乱来,你要再动手动脚我就叫醒他,大不了鱼死网破!」
  志远听了头一缩,嘴里嘀咕了几句,爬上床睡觉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1点多了,陪着他俩折腾了这么久,我也有些疲倦,4点钟车就到站了,还有2个多小时,抓紧休息一下吧,想到着,我便闭上眼睛准备小睡一会……突然,我猛地想起,我是4点多在J市下车,但是小月可是要坐到W市才下车啊,J市到W市还有3个多小时的路程,而且好像志远是在更远的L市,那岂不是说,我下车后,这个包厢里只有小月和志远独处了?想到这,我一下子睡意全无,现在我在包厢里志远都已经如此肆无忌惮了,一会我走了之后,小月如何逃脱他的魔爪,到时候怕不是整个包厢都能成为他的作案现场了,3个小时,女友怕是要被干得路都走不了了吧,我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列车员再喊了:「J市快到了,有下车的乘客准备一下~」

  妈的,这么快,这可如何是好,我浑浑噩噩的起身收拾行李,心乱如麻,我要是走了,这场面可就没法控制了,最关键的是,志远对我女友做了什么,我完全看不见听不见呀,我心里一万个操你妈在崩腾,可能女友和志远也睡得不深,我起床的动静把他俩都给弄醒了。

  「峰,你要下车了吗?」

  「嗯,J市到了,我先下车了,你自己路上註意安全~」

  我轻抚了一下小月的额头,温柔地道。

  「什么?峰哥你在J市下车呀?」

  志远凑过身子来问我,语气里有这无法掩饰的欣喜,我看向他,感觉他的眸子里都泛着兴奋的绿光,再撇了一眼身旁的女友,脸上满是无奈,只能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是啊,我先下车了,路上半我照顾一下小月,谢谢了兄弟~」
  「没问题峰哥,你尽管放心,我一定帮你照顾好嫂子!」

  我听着志远的话,就感觉他是在说:「放心吧峰哥,我一定帮你把嫂子喂得饱饱的,让她夹满我的精液安全回家~」

  这时候,列车缓缓地停了下来,我拎着行李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包厢,志远还跟在后面一直说着:「一路顺风啊峰哥,小月姐有我照顾呢,您就安心回家~」
  我拎着行李包走在月台上,看着列车缓缓地发动,不禁寻找着小月车厢的位置,就在列车即将驶离站台的时候,我终於看见了小月和志远的那个车窗,虽然离我已经很远了,但里面还开着灯,我隐约看见最后一个画面好像是志远的大手再次伸向了小月的性感娇臀……

  后记: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又是怎样熬了3个小时,反正当女友到家给我来电时,我能感觉出女友语气中满满的疲惫,我挂了电话躺在床上,一边回忆着列车上志远操干小月时的情景,一边脑补着我下车后志远对我女友究竟做了什么:昏暗的车厢中,女友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向后高高地崛起丰臀,志远跪在女友身后,一手拉着女友乌黑的秀发,一手搓揉拍打着女友性感挺翘的大屁股,他那根长长的火枪就在女友的两个屁股蛋之间飞速地抽动着,两人的胯部不断地分开、贴合,随着志远猛烈地抽插,女友胸前两个浑圆挺立的乳球被撞得一颤一颤的,最后在女友的呻吟娇喘声中,志远的小腹紧紧地抵在她那性感翘臀后面,龟头狠狠地刺入小月圣洁的子宫喷射出自己浓浓的精华,白花花的精液顺着小月的大腿倒流出来,而志远在休息片刻之后,再次拉起女友换了个姿势,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接下来的几天,这样的画面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过,当然,我不在的这3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概是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秘密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