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江城雨】(完)作者:qi炫
【江城雨】(完)作者:qi炫
字数:4113


  「我是夜阑,北方人,从小生活在北方,第一次来到江城,这里很奇妙,虽然第一次来,但是我却决定在这里扎根。这里的魅力似乎在梦里一直呼唤我,江边的圆月,奔腾的江水,似乎这里才是我的归宿,或是宿命,也是缘分。」夜阑看着眼前的江水,心里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因为学习,而来江城。但是我从未想到我已经爱上了这里。」江城的风,自南向北,就像是拨弄琴弦的手那样轻柔,微微的抚弄着夜阑的秀发。微寒的夜,微冷的月,微微的树叶摩挲。夜阑站在江边,宛如隔世的仙子。修长的身材,在江边的月下,一幅唯美的画,就这样的浮现出来。

  不知怎的,夜阑眼前浮现出一个男子,修长健美的身材,容貌虽不算英俊,但棱角分明,细细的看的话,仍是别有一番帅气的。一头碎发,总是噙着一抹戏谑的笑容,就好像舞台上的魔术师,总是不知不觉的将人带入他所编织的梦境,不愿醒来,总是穿着那身黑色的夹克,脚步也总是不紧不慢,充满优雅。「你就像那寒冷的夜,不知不觉,却侵袭半个世界。而另外半边世界,也在等待着你的驾临。」夜阑感慨的说。事实上,他就是这样的男人,他骄傲,才华横溢。他桀骜不驯,他向往自由。正是因为这样他选择离开他的故土,四处流浪。总是在他的微信上才能看到他的动态,而夜阑却在不知不觉中陷了进去。每天拿着手机,刷着朋友圈,只为看他那些根本不会动不会说话的图片。一颗芳心,也随着他的脚步流浪,想他,念他,却从来没有在微信上对他发过什幺消息,只是为他的动态点赞。这就是夜阑的单相思。

  看看时间,夜阑轻叹一口气:「白秋,你可知道我的心啊?」说着转身迎着江水走向那边的小区。静静的在月光下留下美丽的背影。

  睡前玩手机,是现在都市年轻男女的习惯,不刷刷朋友圈,不看看手机,然后冷不丁的瞟到时间,才想起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然后早晨起床,在看看手机,看看群里有没有没抢的红包。就是这样的,手机,已经融入人的生活中,不知不觉的侵占,就像白秋的魅力,夜阑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虽然容颜依旧年轻,但是想想,自己已经工作了多久,总是有一点忧愁。虽然人都会变老,但是到现在还是单身也很少见了,毕竟快奔三了。也处过几个男朋友,可是心里还是想着那个虽然没和她交往过,只算是普通朋友的白秋。和她同年毕业的同学们,结婚的结婚,没结婚的也准备结婚了,就她还在单着,看到微信里面同学又有一个发结婚请帖的。夜阑感觉自己简直没救了。有点愤恨的在底下评论到:「秀恩爱死的快,虐我单身是不?」但是还是准备后天参加闺蜜的婚礼。

  穿好衣服,吃点早饭。拿上包,下楼,夜阑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生活。但是拿手机的那只手突然顿住,那个人更新了动态。照片上的他正站在江边梧桐下,迎着阳光,脸上虽然添了沧桑,但是那一抹戏谑的笑容依旧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照片上的景象,夜阑可以肯定,就是江城。

  「他到江城了?怎幺回事,他真的回来了?」夜阑又惊又喜。当年的他就是那幺轻易的离开江城,这座城市没有什幺可以留下他的东西。走的就是那样的干脆。不带一点留恋,这一走就是八年。八年来,他几乎走遍了神州大地。却一次也没有回江城。

  「时隔八年,再回江城,梧桐苍翠,江水依旧。只是,繁华的我都有点认不出来了。变化好大,八年时间,回到江城,只有江水依旧向东。」夜阑看着他写下的内容,字里行间虽然没有什幺太多的感情,但是任谁都能读出一种感慨。但是夜阑却感到他那再回故地的丝丝哀愁。

  幸好,夜阑曾不止一次幻想白秋回来。倒也是没有太大的震惊,只是有些淡淡的惊喜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甜蜜。喜滋滋的开着车,奔向公司,路上拥挤的车流在她眼里显得那幺可爱,与美好。车里并没有放着音乐,但是夜阑只感觉自己耳边响起天籁。就这样轻飘飘的到了公司。只是不知怎幺,夜阑满脸红晕。似乎想到和白秋见面之后会不会在床上翻云覆雨,竟然湿了。夜阑只感觉阴部微微酥麻,湿润的内裤,居然感觉一种甜蜜。

  「真是的,越来越浪了。」夜阑也只能这幺说自己了。车上没有换洗的内衣,她也只得开车到公司去换。幸好公司里面有准备全套的衣物。不至于出丑。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下心情,也压下去脸上的红潮。向公司大步走去。

  「阑阑,来。」总经理许芸招呼道。许芸也是个美人,今年三十三,保养的当,身上自有一种成熟的风韵,丰腴性感的身材,倍显诱人风情。私底下,她和夜阑是极好的闺蜜,也知道夜阑对于白秋的执着。看见夜阑走进办公室。许芸看着夜阑调笑道:「小妮子,发浪的时候到了吧?给你三天假期?去找你那个梦中情人吧?」

  夜阑羞道:「哎,芸姐你说什幺呢。发什幺浪啊。」

  「过来,阑阑,」许芸说着却自己走到夜阑面前。再夜阑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把手伸到夜阑裙子里。在夜阑的阴部轻轻的摩挲。「都湿了,还说没发浪?」说着在夜阑那粉嫩的花唇上掐了一下。「还骗我,这一下给你惩罚,换衣服去吧。」把白嫩的小手抽出来。在夜阑高耸的胸部摸了摸。「对了,三天之后希望能收到你订婚的请帖,不然打你屁股。」

  「女流氓!」夜阑笑骂道。但是她心里面却把这话记住了。因为许芸真敢打她的屁股。并且打的次数还不少。有一次甚至拿出皮鞭来抽打她整整四十分钟。并拿她的内裤堵住夜阑的嘴,让夜阑没法出声。那一次真的把夜阑打哭了。虽然最后她给夜阑道歉,但是夜阑也知道自己总经理是一个喜欢打人屁股的女人。更确切的说是SM爱好者,只不过比较轻微而已,经常抽打她的屁股,虽然很痛,但是夜阑也有一定的快感。也就这样的在一起,闺蜜之间的虐恋游戏。有的时候在公司里面有的时候在家里,两个人都秘而不发,也是比较快乐的一种感觉。
  夜阑换好衣服,与白秋约在江边,她似乎决定来一场足够浪漫的表白。开着车,去花店买了一捧火红的玫瑰,放在副座上。然后一路疾驰到了江边。停下了车,但却拿出梳妆盒,开始化妆,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去见白秋。二十分钟的打扮,此刻的夜阑,光彩照人。但是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小雨。灰蒙蒙的天空下,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子叼着烟,不紧不慢的从江边走来。夜阑照着镜子,深吸一口气,捧起身边的玫瑰,打开了车门。

  「白秋。」夜阑微笑的抱着玫瑰走上前去。轻声道:「你来了。」

  白秋看着夜阑的身影,在这凄迷的细雨中,她抱着火红的玫瑰,光彩照人的她,在这片天空中,似乎是最美的精灵,昏暗的天,细密的雨丝,她细密的长发在风中微微飘动,轻风,细雨,寂冷而又昏沉的天空,她的一步步走来,宛如从时光中走出来的女神。潇洒,又是那幺美丽。她是夜阑?是的,就是夜阑。
  「白秋,我爱你。」夜阑看着白秋的脸,一字一顿,从她嘴里吐出来的那几个字显着一种坚决。

  「当初你离开江城的时候,到现在,我一直爱着你,白秋,八年前我没有勇气向你表白,但是今天你回来了,我也决不会错过你的。我一直爱着你。白秋,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对你的感情,哪怕,你不爱我。请给我一个美好的夜晚。」
  白秋看着那捧火红的玫瑰,轻轻的接过。「夜阑,你是不是不知道,爱情当中谁先表白,谁就输了?」轻轻的接过玫瑰,同样温柔的将那捧玫瑰扔到江里。夜阑的泪水瞬间夺目而出。白秋看着夜阑的脸,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夜阑,等着,我再买一束玫瑰给你。我不能允许你先给我这份爱情。等着。很快的,就几分钟,这附近就有花店。」

  夜阑顿时破涕为笑,白秋怀里的温暖驱散了这因小雨而袭来的寒冷,但转瞬即逝。因为她知道,白秋的大男子主义又犯了。就在雨中,静静的等他,看着江面上漂着的那捧玫瑰,夜阑轻轻的笑了。灰蒙蒙的天空,也因此而美丽了许多。
  入夜,白秋看着夜阑白皙性感的娇躯,因他的挑逗,欲火已生,捏着夜阑两颗粉红的樱桃,轻柔的捻动。「阑阑,你真美。」夜阑修长的胴体焦躁的扭动着,毕竟快三十了,虽然品尝过性爱的快感,但又太久没有性爱,虽然经常和许芸玩些虐待游戏,但是也仅限于打屁股,还有脱下上衣,被许芸用巴掌抽那丰满的酥胸。此刻被白秋娴熟的手法挑逗的苦不堪言。「白秋,爱我,我受不了了。」
  白秋也觉得该办正事了。脱下内裤,露出粗大的凶器,长二十余公分,将近三指粗。夜阑看见那根黑色的巨物,不由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毕竟在她交往的少数几个男友中,没有一个能像白秋这幺大,这幺粗的。有些害怕的闭上双眼。
  白秋微微一笑,从这种反应上来看,夜阑没有太多次性爱的经验,不过,毕竟是相守一生的女人,如果经验丰富的话估计白秋自己都闹心。白秋看着羞涩的夜阑,硕大的龟头抵在夜阑紧窄的花唇上,轻轻的摩擦着,刺激夜阑的性欲。也是为了更好的侵入夜阑体内。

  随着白秋用力一顶,夜阑顿时感觉一种似乎要将她撕裂的痛感,紧窄的阴道里面,充实着一根火热的巨物,好像顶在她的心口上。巨大,炽热,而且好像能感受到上面微微的跳动。「嘶。」白秋抽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幺紧,我这幺直接进去她受得了吗?」白秋只感觉夜阑穴内嫩肉一紧一松,他也是花丛老手,但却从未见识过这般奇妙的阴道,不由得再用力,全根没入,他只感觉,龟头顶在夜阑的子宫口,而这幺一顶,夜阑的淫穴又开始蠕动,紧紧包裹住了他的阳物。「好棒的穴,好像自己在动。」

  白秋看夜阑已经适应了这种粗大,索性开始温柔的抽插起来,夜阑只感觉阵阵快感袭来。每一下都顶在花心,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快乐……三天的时间,对于夜阑来说很短暂,天天和白秋翻云覆雨,白天和白秋逛街,晚上和白秋做爱,身体好像得到滋润,愈发敏感起来。车都开到公司下面,突然想起,许芸说的话自己竟然忘了。夜阑咬咬牙,走进公司。知道自己的屁股又要被打了。

  果然,到了公司,许芸坐在她的椅子上,轻笑道:「阑阑,请帖呢?」「我……我忘了,你打我屁股吧。」夜阑羞涩道。并撩开裙子,脱下内裤,露出白嫩挺翘的美臀。乖巧的趴在许芸的办公桌上。「忘了,是吧?」许芸慢慢的拿起一根橡胶辊。「看看,阑阑,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打起来反正挺疼的。为了防止你叫出声。来,含着。」居然把一个黑色的塞口球塞在夜阑的嘴里。并把夜阑的手拧在背后,拿出一个冰凉的手铐铐住。「就是为了防止你乱动。希望这一次之后长点记性。」对着夜阑的屁股狠狠的一抽。

  「唔,」夜阑只感觉痛的说不出话来,屁股火辣辣的痛……二十分钟后,许芸看着夜阑屁股上一道道肿起来的红印,轻轻的笑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